周诚:独辟蹊径的学者 独辟蹊径

发布于:2021-07-20 05:05:16

  周诚 1927年出生于辽宁义县。中国人民大学计划经济系研究生班结业,曾赴美国康奈尔大学做访问学者1年。上世纪70年代末期,曾在中国农业部工作5年(借调)。曾任人大农经系副系主任、农业经济教研室主任、土地经济研究所所长、人大不动产研究中心主任,北京农业经济学会会长、中国土地学会副理事长,现任中国土地学会顾问、北京农业经济学会名誉会长。
  
  “零落成尘碾作泥,只有香如故”。半个多世纪在弹指之间悄然逝去,周诚教授把人生最宝贵的时光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,奉献给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,在教学与研究工作中,他不知疲倦地耕耘着。
  
  言传身教为楷模
  
  
  在50多年的教学生涯中,周诚教授曾为本科生、专科生、研究生开设过《农业基本部门》、《农业企业组织与计划》、《农业经济学》、《美国农业经济学》(英文教材)等课程。他首先提出农业经济学的对象是“农业生产关系的协调与农业生产力的组织”的观点。他是我国第一本《社会主义农业经济学》的主要编写者之一,他对社会主义经济学的课程的教学和学*ㄉ枳龀隽丝匦缘墓毕住
  周诚教授对学生的期望是:“年轻学子们应当集中精力学好本专业,但是不要把自己仅仅局限于狭窄的知识范围中。希望同学们能够特别注重基础知识的学*,包括基本经济理论、基本工具性学科,都应作为基本功”。“严师出高徒”,他对学生的严格要求不仅体现在专业知识方面,而且从“斟字酌句”这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事抓起。他最*还应邀为农经学院的学生作了一次《如何克服写作当中的语病》的报告,受到了研究生和本科生的欢迎。
  长期以来,他对学生强调“文以载道”,督促他们注重写作方面的修养,除了注重专业问题外,还从语法、逻辑、修辞的角度严格要求。他的许多学生感慨:“跟周老师学到的不仅是专业知识,文字表达能力也有很大的提高。”周老师在修改作业时还和同学们互相探讨,“教学相长,共同进步”。周老以其谦和的为人与严谨的治学风范,得了学生们的景仰和爱戴。
  周诚教授言传身教,不仅给学生传授专业知识与技能方面的知识,还经常强调做人的重要性:“做学问首先要学做人,社会人要有德性。”而且,他自己给学生们树立了一个好榜样。如今他退而不休,笔耕不辍,坚持每天在家工作8小时。年*八旬的他精力旺盛,思维活跃。*两年发表了关于经济学概念的正确使用、普通经济学学*ㄉ琛⑴┐逋恋卣魇詹钩サ确矫娴奈恼率钙
  
  独辟蹊径勤钻研
  
  作为新中国研究土地经济问题的主要学术带头人之一,早在上世纪50年代,周诚教授就对农业企业经济管理理论和方法作了全面与系统的探索,主编了《农业企业组织与计划教程》,并于1958年撰写了《高级社劳动管理中的基本问题》一书。
  上世纪60年代,他研究的重点课题是农业经济核算和经济效果。他对社会主义农产品成本的内涵、实质、农产品的社会成本和个别成本等问题作了明确界定和深入论述,特别是在《经济研究》上发表的《论农产品成本》一文中,力主以标准报酬对农产品成本中的活劳动消耗进行货币估价,即用等量货币代表等量劳动,从而使农产品成本更具真实性和可比性。这一主张后被有关部门采纳。他提出了社会主义经济活动的“满足需要、符合可能与提高效果”的基本原则与讲究社会主义经济效果的三原则即:“最优效果优先、充分投资,总经济效果最高,全部生产资源充分合理利用”,创造性地提出了考察农业生产经济效果的“单产——成本”综合指标。在70年代,周诚教授强调要按客观规律办农业,探索了农业扩大再生产的规律,论述了农业现代化和“农业增产增收”的有关规律及实现增产增收的基本途径。其代表作被译成英文刊登在美国的《中国经济译丛》上。
  上世纪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,周诚教授重点研究农业规模经济问题,发表了《关于农业规模经营的几个问题》等论文。1981年,周诚教授撰写了《农业扩大再生产》(教材)和《按客观规律办农业》。1982年至1983年他曾赴美国康奈尔大学访问,在那里举办了《中国农村经济体制改革》讲座,并参加了全美农业经济学家年会;回国后撰写了《美国农场制度剖析》等文章,介绍和分析美国的农业经济问题。1985年,他主编了《社会主义农业经济管理问题》一书。同期,他还以副主编身份参加了《中国农业百科全书?农业经济卷》的编写。
  上世纪90年代初,周老主动发函与台湾知名学者苏志超、林英彦进行联系,促成了台湾土地经济学界代表人物的首次大陆之行,开创了两岸土地经济学界交流的先河。
  2003年8月,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《土地经济学原理》一书,是周老独创的土地经济学“三大板块”理论架构的全面体现,目前这一构架正日益受到土地经济学界的重视。该书在一系列重大问题上,显示了作者独到、深刻的见解,在土地经济学*ㄉ枋飞暇佑诔星捌艉蟮牡匚弧
  
  “一专多能”兴趣广
  
  周诚教授不仅是农业经济、土地经济的专家,对于理论经济学、法学、社会学、语言学等等也有所涉猎。上世纪60年代初,他在《文汇报》上发表《试论喜剧》一文,引发了热烈讨论。80年代中期,在《理论月刊》上发表了富有哲理性的杂文《方便论》,还在《中国经济时报》上发表了《我国大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剖析与建议》、《关于公*问题的探索》等文章。
  周诚教授对于写作中语言的运用很重视。他从各种报刊杂志上信手拈来病句,加以点评,写成了《语病举例浅析》一文在媒体上发表。前不久,他对著名美国学者T.W.舒尔茨所著、被翻译为《穷人经济学》一书的“穷人”这一中文词(英文为“being poor”)提出了质疑。周老遍查最新中外词典而无果,最终通过分析从网上下载的大量例句,判断其确切中译应为《贫困经济学》。
  此外,他还有一些“业余爱好”,诸如设想将“五线谱”改为“十线谱”,并相应地改变音符使之更直观易解、易用;设计“无方向邮票”(不分上下左右)以利于任意粘贴;设计“汽车追尾缓冲器”等等。
  采访中,笔者忍不住提问:“您在学术上、业余生活上都兴趣广泛,搞‘多种经营’,这样一心多用,难道不怕影响主业吗?”周诚教授大笑而答:“这个问题比较复杂,得从多方面作答。第一,从人生在于奉献的角度来说,无论搞什么,只要对社会有利,就值得去做;第二,哲学、社会科学的各门学科,从根本上来说是相通的,并非隔行如隔山;第三,无论怎样‘多种经营’,我基本上并未脱离经济学,而且基本上未脱离我借以‘起家’的农业经济学与土地经济学;第四,我绝对不赞成青年学子以我为榜样,大搞‘多种经营’,否则弊大于利,甚至会一事无成!”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

猜你喜欢